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相关行业 > 正文

站内搜索:

北京:电子收费遭遇“成长的烦恼”

  • 2017年12月07日 09:35
  • 来源:北京日报

4086个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试点上线近一周,记者探访多处试点路段发现——
  11月30日,全市4086个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试点全部上线运行,市民需要通过电子渠道完成停车付费。上线近一周,记者探访东城、西城、海淀和丰台多处试点路段发现,停车难有所缓解,行车环境得到改善。与此同时,作为精细化管理的举措,电子收费也遇上了“成长的烦恼”:部分路段视频桩被共享单车“围攻”,一些车主没按规矩停进车位,有用户被系统多计费,个别管理员线下按天收钱……推广路侧停车收费,还需破解几大烦恼。
  烦恼一:共享单车挡住看车的“眼睛”
  昨天10时,记者在宣武门西大街南侧看到,每个路侧车位旁都已竖起金色的视频桩。到附近办事的刘先生正在停车,他告诉记者,过去这条路找车位很费劲,这次再来却发现空闲车位多了不少,乱停车的现象也少了。得知现在开始电子收费后,刘先生仔细端详了一阵视频桩,然后提出一个问题:“都被共享单车围住了,还能拍到照片吗?”
  记者观察发现,刘先生停车位置的视频桩仅被单车挡住了下方指示灯,尚可以正常拍照。不远处一个车位旁,“藏身”于一排共享单车中的视频桩已被车筐挡住了摄像头,尽管车位内停着车,视频桩却显示无车。在该路段,共享单车跟视频桩“抢地盘儿”的现象非常普遍。
  烦恼二:停车不规矩摄像头拍不着
  视频桩有的位于车位后方,有的位于车位前方,分别拍后车牌或前车牌,但受角度和拍摄范围所限,一个视频桩只管一个车位。记者发现,一些车主不按规矩停放,也会造成摄像头无法正常拍照。在宣武门西大街靠近长椿街地铁站位置,一辆红色大众只把一半车身停进了车位,视频桩刚好处于车门位置,由于没进入拍摄区,指示灯仍处于绿色无车状态。
  负责该路段的一位女管理员告诉记者,经常等她发现车停得不规矩时,车主已经离开了,这种情况只能通过手持终端录入停车信息。昨天中午,记者在丰台光彩路看到,一辆大客车横跨了三个车位,由于车牌位置不在拍摄区,车位旁三个视频桩的指示灯均为绿色。
  烦恼三:系统计费出错处理难
  昨天11时许,记者把车停进天坛东路西侧一处路侧车位内,大约十几分钟后,记者从路旁超市出来准备驾车离开时惊讶地发现,北京交通APP上显示的进场时间竟然是四十多分钟前。记者叫来停车管理员,对方也犯了难,“我也记得你没停多久,但系统出错了,我不知道怎么操作。”
  随后,管理员把手持终端上的系统页面拍照发到微信工作群里,希望后台能取消这单记录。但等了十分钟,没有任何回复。出于好心,管理员让记者先把车开走。为了不继续计费,记者只好先进行结算,交了10元停车费。没想到,缴费完成后,APP又收到一笔欠费提醒,这次待缴费金额是7.5元。记者拨打交通热线12328反映情况,接线员受理后表示会转给相关负责部门。
  烦恼四:乱停车欠监管
  此次上线试点中,海淀上地地区试点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的车位近700个,上地四街、上地五街、上地六街、上地八街、上地西路均是试点路段。记者昨天来到上地六街探访发现,道路两侧有大量空着的停车位,一个个视频桩安静地立在车位旁。但在附近十字路口处、人行便道上,甚至消防通道处,见缝插针地塞着许多违法停车。
  “都是附近上班职工的车,现在电子收费了,一天停十几个小时他们嫌贵。”一名穿着制服的男管理员告诉记者。当记者指着停到十字路口的车问,违法停车被贴条怎么办时,这名管理员坦白地说:“那些车是我安排的,一天20块钱。看到贴条的来,我提前给他们打电话。”他还告诉记者,现在这些路侧车位内有没有车停,跟他的收入不挂钩了。
  烦恼五:收费标准管理员说了算
  记者近日探访发现,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试点各处情况并未做到统一规范,收费标准还是管理员说了算,车主也仍在通过现金而非电子渠道停车付费。
  丰台区光彩路西侧饭店聚集,人流车流量较大,规划好的路侧车位形同虚设,基本是一个车位斜停着两辆车。同时,饭店门口的人行道上也停了不少车辆,加上随意堆放的共享单车,行人可走的空间被挤占了大半。
  “吃面的5元,吃火锅的15元,你说要吃啥我大概就知道停多长时间了。”一位管理员表示,停的时间长可以有优惠。“你要停一天,视频桩计费得100多块,提前交的话50元就可以。吃个饭20块钱随便停,不会给你按时间收费的。”
  在这位管理员口中,电子设备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逃费的人的,而正常交钱的车主可以议价。“现在不交钱直接走我都不追了,这是联网的,他逃不了。”
  在朝阳区东大桥路段,记者发现试点电子收费的视频桩全部被拆除了。对此,该区域停车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是因为地铁建设原因拆除,变回人工收费。之前该路段曾出现正规收费无法议价,车主不愿意停车的现象。
  管理员因“灰色收入”减少而不愿改变传统收费方式,车主又觉得不能议价停车成本增加,这成为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推行的难点。对此,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表示,停车位可议价,实际上是管理员把他不拥有的资源拿出来低价销售,电子收费“人钱分离”的发展方向不会改变。
  专家观点
  试点阶段应加强辅助监管

 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认为,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是实现停车精细化管理的有益举措,试点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问题,可以通过逐步完善系统和加强监管来解决。针对不按规矩停放及违法停车,交管部门应加大执法力度,同时增设辅助监管的电子眼,培养车主养成停车入位、停车付费的习惯,对恶意破坏停车设施人员进行追责。此外,共享单车公司也应承担社会责任,及时清运遮挡了视频桩的车辆。
  陈艳艳建议,进一步捋顺路侧停车管理收支两条线,进行规范化管理,一方面使停车管理员收入能够体现工作量,提高其工作积极性;另一方面,停车管理公司应加强对管理员的日常监管。在收费标准方面,陈艳艳指出,要根据区域动态交通及停车位供给情况定价,供需矛盾突出的商业区提高价格,鼓励短时停车;而在对交通干扰较小、较偏路段停车,尤其是附近单位员工长时间停车,可以适当给予一些折扣,体现管理的精细化。

首页-网站介绍-入网须知-广告服务-联系我们

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版权所有备案号:京ICP备0503030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240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邮编:100823E-mail:caam@caam.org.cn

电话:010-68594865/5020/5588传真:010-68595243

技术支持:易车网